首页 >娱乐

东莞政法委原副书记受贿421万元帮行贿者

2019-06-13 12:12:35 | 来源: 娱乐

东莞政法委原副书记受贿421万元 帮行贿者抢地盘

徐润包早前接受庭审(金羊视频截图)

他把权力用到了,不仅收受两部轿车,而且儿子的婚宴也由他人买单。今天上午,东莞市委政法委原副书记高少鹏涉嫌受贿421万元犯受贿罪,在广州中院受审。指控显示,高少鹏利用职权为东莞当地废品收购商“抢地盘”,帮助该商人的亲戚逃避刑事处罚,并在职务晋升上“打招呼”。

高少鹏1948年6月出生,大学文化程度。

庭审资料显示,1996年7月,高少鹏从部队转业后来到东莞,后来任东莞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先后分管稽查、维稳、禁毒等工作。2007年改任调研员,2008年8月退休。

在市场经济发达的东莞,废品回收是个暴利行业。近几年,围绕废品回收市场,东莞一些老板一次次上演了圈占地盘的争夺,其中不乏官商勾结、强买强卖、暴力斗殴等丑行。根据媒体披露的一项统计,2011年,东莞由此发生警情2000多宗。

其中,东莞市清溪镇的废品回收行业乱象常被人诟病,曾多次遭当地群众举报。2012年夏,广东省纪委会同省公安厅、省检察院清扫了涉嫌在该地的欺行霸市者,揭开了当地官商勾结的黑幕。

随后,东莞市政法委原副书记高少鹏、清溪镇原副镇长王润成及东莞市捷通纸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徐润包等多名人员先后被抓获。此时距高少鹏退休已有4年。

高少鹏“晚节不保”,与莞商徐润包有莫大的关系。

徐润包今年52岁,东莞人,高中文化程度,曾是一名商贩,在虎门保税区内倒卖商品、赚取差价。2006年,他在东莞市委政法委副书记高少鹏的关照下,结成官商联盟,垄断了清溪镇的废品回收产业。

据检方指控,2005年至2012年,高少鹏利用担任东莞市委政法委副书记的职务便利,以及退休后的影响力,接受东莞市捷通纸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徐润包的请托,在其获取东莞市清溪镇废品回收承包经营权、徐润包的弟弟徐某润晋升职务等事项上为徐润包谋取利益,分多次收受徐润包贿送的人民币共.14元。

徐润包先前称,1996年初,他通过莞城区派出所一名工作人员认识了当时还在部队任职的高少鹏。高少鹏转业后,两人成了朋友。高少鹏的妻子2004年退休后,还在他的公司上班,每月领取3000元。徐润包表示,高少鹏曾帮他解决了子女入学、购房指标等问题。

高少鹏涉嫌受贿案,法庭今天尚未作出判决。据了解,徐润包被控行贿案,广州中院已于9月17日开庭审理,目前尚未判决。

检方指控,2005年4月,高少鹏收受徐润包贿送的人民币27万元,用于购买丰田皇冠轿车一部。2007年7月,高少鹏收受徐润包通过银行转账贿送的人民币119万元,用于购买丰田雷克萨斯越野车一部。

对此,徐润包之前供称,约在2005年,高少鹏说其单位实行车改,打的不方便,打算买辆丰田皇冠轿车,“我就提出我买来送给他。高少鹏当时说让我出30万,剩余的他支付,于是我就让妹妹以我个人的名义从账户转了30万元汇到汽车专卖店,后面的后续就由高少鹏去办理了。”

2007年7月,他们一家请高少鹏吃饭。高少鹏说快退休了,退休后想外出走走,看望老战友。“当时因为之前说了皇冠车给他的媳妇用,我就提出再送一辆车给他。但高少鹏当时没答应,我猜想他不喜欢那档车,于是提出让他随便挑一辆,由自己支付部分钱款。”

约一周后,高少鹏打说,看中了一辆雷克萨斯越野车,100多万元。

徐润包当时让高少鹏告诉他车行的收款账号,随后让妹妹转账119万元。[1][2]下一页根据指控,2010年5月,高少鹏收受徐润包通过银行转账贿送的人民币29.7208万元,用于支付二儿子高某的结婚费用。

据高少鹏供述,2011年5月,他的二儿子高某在东莞厚街国际大酒店结婚摆酒,定了80桌,来了60多桌,花了约30万元,后来是徐润包叫他老婆帮忙结账的。徐润包的老婆则表示,高少鹏是徐润包的朋友,“我们一家都叫他高书记”。

按月收“进贡”共225万作为帮助徐润包取得东莞市清溪镇的废品回收业务的酬谢,检方指控,2007年4月至2012年6月,徐润包向高少鹏每月贿送人民币2万至5万元不等,共人民币225万元。

这种经营感情的方式,徐润包自然获利不少。据相关供述及证言,徐润包获得了东莞一些片区的废品回收经营权。同时,他也为胞弟逃避刑事处罚而向高少鹏“打招呼”。

据高少鹏供述,他家有一辆奔驰车、两辆奥迪车、一辆雷克萨斯车,一辆本田车,每年的保险都是徐润包叫他妹妹徐某勤购买的。指控显示,2007年至2012年,高少鹏收受徐润包贿送的人民币共20.4万余元,用于支付其家庭5辆汽车的保险费用。

徐润包说,2006年,清溪镇有四个废品回收片区,原来的废品回收合同快到期,他想拿下其中一个片区,但清溪一直有其他涉黑势力涉足废品,而高少鹏是主管打黑维稳的市领导,所以就找到高少鹏,反映清溪废品回收行业的一些涉黑情况。后来高少鹏到清溪直接指挥公安部门“打黑除恶”,清除了一批原来在清溪做废品生意的人。

高少鹏则在接受调查时称,他接到徐润包的招呼后,由于和某领导私交不错,次日他约某领导在他办公室介绍徐润包认识,还帮徐说话。2006年底,徐润包签下清溪镇的废品回收合同。

“这个合同的开始几年,我每年能纯赚100多万元,2009年年底至2010年,因为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利润少了,但是每年也能赚几十万元。”徐润包说。

八九年前,徐润包的弟弟在东莞中堂镇一家银行任副行长。高少鹏称,当时该银行的行长因发放贷款问题被东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查处,徐润包的弟弟也被带走调查。徐润包找他帮忙,他就打给相关人员让办案时注意掌握分寸,“能不定的就不要定”。不久,该行长被判刑,徐润包的弟弟被释放。

另有证据显示,约6年前,东莞公安局准备从基层提拔一批副股级干部。

徐润包的另一弟弟在中堂分局,符合提拔条件,徐润包找高少鹏帮忙。高随后找了分局领导。后来,徐润包的弟弟被提升为治安股副股长。(羊城晚报董柳)

原标题[东莞政法委原副书记高少鹏涉嫌受贿421万受审]

原标题:东莞政法委原副书记受贿421万元帮行贿者抢地盘

原文链接:

稿源:光明

作者:

前一页[1][2]

皮脂腺囊肿
鲍温病
尖锐湿疣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