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欧洲银行压力测试蒙混过关

2018-12-03 14:48:43

欧洲银行压力测试“蒙混过关”

本报 王晓薇 北京报道

7月7日,欧洲银行业监管委员会(CEBS)公布了欧洲版的银行压力测试标准,标准一出即获得了市场的欢呼,参与测试的法国兴业银行、西班牙国家银行的股价飙升近7%,银行股指数创下两月以来新高。在银行股的带动下,低迷近一周的欧洲三大股指也均以约1%的涨幅收盘。

这一切景象似曾相识。

2009年4月24日,在美联储公布有关银行压力测试标准框架后,美国三大股指也均给出了上涨2%的热烈回应。并在此后短短的7个月中,美国金融股成功实现36%的反弹。

欧洲正在尝试复制美国的成功,但是在欧洲版中,内容“粗糙”、测试“仓促”、体系“冗繁”以及欧盟的松散政治等硬伤也正在“煎熬”着市场的耐心,稍有不慎,也许欧洲只能复制美国成功的开头,并不能拷贝美国成功的结果。

欧洲版本太柔软

426个字,这就是市场在经过了一个多月等待后盼来的关于欧洲银行压力测试标准的官方文本全部内容。

作为欧洲银行压力测试的核心——测试标准本应该是安抚市场情绪的手段,但是欧洲版测试标准的简练恐怕只能给市场埋下更多的怀疑线索。

在测试标准中,并没有明确测试主要的执行者,也没有出现第三方独立的会计审计公司。CEBS只是作为测试的主要监管者出现,测试内容主要是依靠欧盟各国的银行监管者和银行业本身来进行。“这就有机会为各国隐藏或者为争取更多欧盟援助损失修改账目留下了空隙。”总部位于伦敦的一家独立信用评级机构伯恩斯坦金融公司首席市场分析师德克·霍夫曼说。

作为测试的背景,欧洲经济恶化程度也没有得到详细的描述,CEBS仅仅简单提及测试只是以欧盟2010年和2011年宏观经济的下限和差情况为标准。假设欧盟的GDP与欧盟委员会所预期的未来两年的GDP偏差达到3%,欧盟再次出现同2010年5月初市场恶化程度相同情况时欧洲银行业的承压情况会如何?其中将参考包括一切关键的宏观经济变量数据,例如,GDP、失业率、CPI等。CEBS暗示会将市场为关注的主权债务对金融市场以及利率市场所造成的大幅波动考虑在内,但对于是否会披露银行业所持主权债务比重,以及是否将国家破产情况纳入考虑范畴,CEBS都没有给出明确答复。“欧洲只是知道此刻需要一个压力测试,但是需要用什么样的压力进行测试欧洲并不清楚。”美国合众银行首席执行官理查德·戴维斯说。“如此柔软的内容恐怕很难帮市场树立坚强的信心。”

此次CEBS公布的欧洲银行压力测试标准中的亮点就是在公布标准的同时也公布了此前一直备受争议的接受测试银行名单。CEBS将对包括欧元区、英伦三岛、瑞典和丹麦等91家银行的财务状况进行测试。其中银行集团将被作为整体接受检测,这意味着欧盟跨境银行的子公司和附属公司都将包括在压力测试之内。欧洲央行为这些接受测试的银行设定的一级资本充足率下限为6%,这虽然高于法律规定的4%,但是还远远低于市场的期望。

这91家银行的总资产规模共占到欧盟银行业总规模的65%。按照国际金融协会(IIF)数据计算,这次要接受测试的银行资本为20.2万亿欧元,比美国整个金融体系的2倍还多。美国的银行压力测试经过84天才公布了结果,而如此庞大规模的欧洲资本却将要在3周内测试完毕,难度可想而知。

“欧洲此次的银行压力测试更多的担负的是政治需求,测试只不过是欧盟稳定市场和公众信心的一个由头和幌子。在这种政治需求唱主角的情况下,欧盟银行压力测试中的技术含量自然会在某种程度被忽略。”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副所长赵锡军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表示,“此次欧洲央行压力测试能否成功的关键并不在于银行本身,而是在于欧洲领导在测试的时机、频率、方法以及政府暗示等方面能否对市场信心引导成功。”

民间版本更严谨

就在欧盟正在为自己的银行压力测试如何能更好地疏导市场怀疑情绪准备“讲稿”时,“花旗银行版”的欧洲银行压力测试和“瑞士独立信用评级公司”版的欧洲银行压力测试却正在逐步揭晓。由于更加旁观,这两个版本的欧洲银行压力测试给出的标准更为“苛刻”。

6月底,瑞士独立信用评级公司在跟踪调查了全球58家有代表性的银行后给出了自己的结论。他们认为来自欧洲的部分银行的资金缺口将在2011年底达到,其中问题更多的是集中在了欧盟成员内部的国有银行。根据评级公司报告显示,爱尔兰联合银行和爱尔兰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在其所追踪的所有银行中处于水平,两家银行目前可能需要分别筹集的资金量相当于其当前市值的681%和536%。而以目前这两家银行的“BB-”和“B+”信用评级,资金的来源只能是依靠政府救助。作为曾经亲身经历过美国版压力测试的花旗银行来说,它所给出的测试版本则更为符合“市场的胃口”。在花旗的测试标准里,银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必须达到10%,高于欧洲版本4个百分点。测试背景中也包涵了市场为关心的欧洲银行的国债收益损失和不良贷款减记。除引入一级资本充足率这一指标外,花旗银行还借鉴了美国银行压力测试时起用的另一个标准——有形普通股权益资本比率。这一指标通常用来衡量一家银行在危机时期可以用于自保的普通股权益资本,一般这个指标在3%之上为安全。在花旗银行选取的16家欧洲银行中希腊国家银行、德克夏银行和德国商业银行所有用的有形普通股权益资本比率都偏低。德国商业银行发言人西蒙·福克斯在被问及这一情况时回应,如果花旗的测试包括了164亿欧元(205亿美元)法兰克福银行在2009年从政府得到的资本的话,那么德国商业银行的一级资本比率将会超过花旗标准的10%,为10.8%。希腊国家银行和德克夏银行拒此做出回应,其中德克夏银行曾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得到法国和比利时的救助。

在两个测试版本中,德国的国有州立银行和西班牙的储蓄银行都成为了被重点关注的对象。“与美国银行业不同的是,德国、西班牙、意大利等银行在金融危机期间都没有被要求过提高资本,不仅如此,在政府担保下,2008年10月德国银行还主动承担起了4800亿欧元的银行救助资金。”总部位于伦敦,目前管理有210亿美元资产的罗斯本兄弟公司首席投资官朱利安·吉林沃夫表示,“这些国有和地方银行非常不愿对各自的银行资产进行减记,这有可能使得欧洲银行业在未来将会面临大量的重组需求。”

其中,西班牙45个地区的储蓄银行共为不动产贷出了2410亿美元,而这些贷款极有可能会随着西班牙房地产价格降至10年谷底而被大幅违约。德国的状况则更为棘手,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4月报告中,在2010年德国银行业的贷款和有价证券担保损失也将达到3140亿美元,其中绝大多数会由德国国有州立银行和储蓄银行承担。

花旗银行选择在7月21日,比欧洲公布自己的银行测试结果提前两天宣布终答案。

“数量多,消息好,并不代表事情就会向好的方向发展。在投资者对欧洲主权债务信心没有恢复之前,在心理上他们也许宁愿选择坏的情况相信。”赵锡军说。

在测试标准上已经略逊一筹的欧盟监管者们,也并没有在自己有可能扳回的方面做功课。CEBS在给出了体检程序之后,并没有给出“药方”。“你不能仅仅只进行测试,同时你要在他们需要筹集资金时开出药方。”加拿大皇家银行驻伦敦信用分析师汉克·科伦说,“这才是市场有必要知道的事情。”

7月6日,3月期欧元区银行同行业拆解利率升至0.797%,创下2009年9月9日以来记录,就在同一天,共有151家银行参与了欧洲央行的2290亿欧元的7天短期贷款招标。来自市场的信息清晰地表明,欧洲银行对资金需求强劲。

“欧洲正在试图蒙混过关,他们根本不想经历一点痛苦的打击,就想让事情变好。这是不可能的。”IMF前首席经济学家拉古拉姆·拉詹说。

养森赋活紧致精华液
加工订做粉末冶金制品
铆接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