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30岁宅男每天上网20小时不说话急坏父母

2018-11-30 20:25:17

30岁宅男每天上20小时不说话 急坏父母,热点资讯,

每天待在电脑前20小时,与亲戚朋友聚会从不说话,与人联系只用短信或,离开电脑就烦躁不安 这是即将年满30岁的梁旻的生活状态。

爸爸急,哥哥急,家人们想让他改变现状,想了各种办法,但收效甚微。无奈之下,哥哥拨通了重庆晨报966966文明,希望重庆晨报帮梁旻想想办法。

父母急

“光是给他介绍的相亲对象就有五六个,而每次梁旻都跟女方看不对眼,双方互相留了,他却只和女方在上交流。”

三十而立的定义是:在之前阶段的学习和充实自己修养的基础上,确立自己为人处事、对待生活的态度和原则。现今社会,三十岁对一个男人的重要性,已不言而喻。明年,梁旻即将年满三十岁。

为了梁旻的婚姻,父母操了不少的心。父亲梁飞国说,光是给他介绍的相亲对象就有五六个,而每次梁旻似乎都跟女方看不对眼。

“双方互相留了,他却只和女方在上交流。”梁飞国说起小儿子梁旻,不住地摇头。梁飞国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和二儿子都已结婚,而且都有了小孩,他很享受当爷爷的感觉,经常抱着孙子外出逛街。

看着幺儿梁旻每天沉迷于络游戏,梁飞国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曾多次找到梁旻,希望他每天不要只顾着玩游戏,告诉他是时候成家立业了。而每当这时,梁旻都只是甩甩手,让父亲不要说了,然后拍拍胸口,示意自己心里有数。

“他上学时就爱玩游戏,在游戏厅里一坐就是大半天。”梁飞国说,梁旻上学那阵,他们几乎每周都会对梁旻进行劝说,偶尔还会因为上的问题打他,但是梁旻没有半点悔改的意思,依然我行我素,听不进去其他人的意见。

慢慢地,他成为了家长和老师眼中的问题少年。

哥哥急

“我将梁旻安排到我们单位上班,可他上班不愿意与其他人交流,并且不注意个人形象,经常穿着拖鞋上班。”

梁旻的哥哥梁鑫今年31岁,不同于梁旻,他4年前已经结婚,儿子已经3岁半。在他看来,弟弟梁旻这种沉迷于络的行为,是在逃避现实。

梁鑫说,小时候家里三个孩子中就数梁旻不听话,父母说的话他总是反着做。渐渐地,梁旻发现两个哥哥找父母要零花钱总是很顺利,而父母几乎从来不给梁旻零花钱。“可能这对他的心理造成了一定阴影,觉得父母更喜欢两个哥哥。”

梁旻长大后找工作,梁鑫也积极帮忙,他将梁旻安排到他们单位上班。可梁旻上班不愿意与其他人交流,并且非常不注意个人形象,经常穿着拖鞋上班。久而久之,同事们都不愿意跟他说话,单位上的活动也不叫他。

这让梁旻心里更加不舒服,他开始在上班的时候睡觉,并且不服从领导的安排。没过多久,梁旻便被辞退。“做哥哥的,那能看着弟弟挨饿嘛。”梁鑫说,之后他又动用关系,几次将梁旻调回单位,不过他的努力终还是以失败告终。

“现在他的工作几乎都是在家对着电脑完成的。”梁鑫很担心梁旻,一天有20个小时都是面对电脑,难免让他对络产生依赖。

前几年梁旻都是跟梁鑫住,没钱了也会向梁鑫借。但梁鑫结婚后,只得让梁旻搬出自己家。“饿了就吃方便面,夏天几天不洗澡不换衣服。”梁鑫对弟弟的做法也很无奈。

梁鑫介绍,了解情况的亲戚朋友也都经常开导他,不过梁旻从来都没有听进去过。

专家建议>

家人停止经济资助 激发出他的感

中国心理干预协会常务理事朱美云认为,梁旻这样的行为,是典型的社会适应不良和社交障碍。“他这是逃避现实的做法。”朱美云说,他沉迷于络、不愿与人交流的做法都反映了他不愿融入社会群体、逃避现实的心理。

朱美云分析,造成他这样的心理,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家庭原因,家人会因为担心他而借钱给他或给他钱,这就让他有一定的心理保障:有家人帮忙;二是个人原因,虽然即将年满三十岁,但他的心理年龄应该与真实年龄不符,贪玩懒惰的心理让他抱着玩一天是一天的想法。

想要解决这个问题,朱美云给出了两个具体的建议:一是,必须要让他自己意识到的重要性,让他承担自己这个年龄该承担的,做他这个年龄该做的事情;二是,家人应该停止对他的经济资助,不能同情他。这样才能激发他的感,让他不得不选择与人交流和融入社会。

(文中名字均为化名)

自述>

我这是 “孤独的享受”

梁旻盯着电脑屏幕,津津有味地玩着一款叫做《英雄联盟》的游戏。“我不是不想结婚,只是没找到合适的。”梁旻依然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在他看来,络似乎比现实生活中的人更加真实。

梁旻说,他知道父母和其他亲戚对自己迟迟不结婚很着急,也多次找过他谈话。不过,他将这些都归结为别人不够了解他。“父母可能了解我,但也不了解我的全部想法。”

几年前,梁旻曾经谈过一个女朋友,但是接触过后觉得对方不真诚,便结束了短暂的感情。“社会上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九九,你不知道别人什么时候会给你挖个坑。”

相比于现实,梁旻觉得上的人都不清楚对方的真实身份,反倒更容易交流,也更容易找到能够敞开心扉交谈的人。而在现实中,他不敢也不愿意敞开心扉。他将自己上称为“孤独的享受”。

“我想要找的女朋友是可以跟我一起奋斗的。”他觉得社会太现实,几乎没有人愿意双方互相帮扶,成家立业。说话间,梁旻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电脑屏幕。

本组文/重庆晨报见习 傅柃畅

吹膜机
铝单板厂家
车棚雨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