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服企恐惧通缩阴影高价库存或是致命弱点

2019-06-15 01:06:02 | 来源: 游戏

服企恐惧“通缩”阴影 高价库存或是致命弱点

受经济低迷影响,服装品牌大幅度打折让利成为拉动消费的一种方式。 经济形势的变数让不少企业措手不及。就在两个月前,身处中部的湖南青藏绒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刘云强还很庆幸地对表示,经济低迷的“寒意”并未对株洲的企业造成多大冲击,甚至他还认为可以趁此机会“扩充”自己的实力。但就在发稿的前一天,他突然打告诉,他们企业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库存危机”,现在他所有的工作都是围绕如何处理这批高价库存以获得“救命”的现金流。而危机的根源,正来自于原材料市场的风云突变。 企业无法适应价格不稳定 “我都快撑不住了,每天做梦都是一堆的羊毛。”刘云强掩饰不住内心的焦灼,他已经切身感受到了来自市场背后隐藏的危机。据他介绍,就在这段时间,他们的羊毛原材料价格遭遇了又一轮跌价潮,与年初每吨十多万元的价格相比,现在已经跌到几万块钱一吨,跌价幅度近40%。 不过,刘云强的叫苦却让人感到一丝“诡异”。因为按照常理,原材料价格下跌,对青藏绒这些羊绒类成衣厂商来说应该是件好事,这意味着生产成本的直接下降,刘云强本该满心欢喜,却为何要表现出如此的惊慌失措呢? “难就难在我们手里还有大量库存。”刘云强无奈地表示,这些库存都是在羊毛原材料未降价前留下来的,成本相当高,因此零售价格也相对定得高一点。而现在,羊毛价格跌得这么快,这是他始料未及的,虽然表面上来看,现在羊绒成衣的价格并没有多少下降,但是一旦原材料价格下降的步伐无法控制,势必直接影响未来成衣的价格走低,这样手头库存大的企业就会遭殃,这些高成本的库存在黑屋子里多呆一天,就意味着白花花的银子又蒸发了一堆。 据了解,青藏绒目前的库存在十几万件左右,按照他们的零售定价,这批库存的市场总价位在400–500万元之间。对于一个中等规模的成衣企业来说,如果这批库存不能处理掉,将使其元气大伤。 而更要命的是,坊间弥漫着一种对未来市场“通缩”的担忧。这几天,刘云强问过很多的同行,以及上下游的生意伙伴,原本希望能从他们那里得到一些安慰,但他没想到,大家都和他一样,都在担忧市场出现“通缩”后果。“市场不稳定因素太大,这是我们害怕的。你去想,今年年初以来羊毛价格一直在疯涨,很多人甚至打算囤积赚钱,现在价格却从天堂回到了地狱,企业怎么能适应得过来。”刘云强口气里充满愤怒、无奈。 基层消费有恐惧心理 “如果消费者能捂紧钱袋子,3个月后便会发现许多过去无法享受的高级服装、箱包和鞋子都会大幅降价,国内消费者将能享受低价商品带来的盛宴。”这是近络论坛里的一则热帖,引来后面的跟帖无数。消费者的观望心理由此可以略见一斑。 服装究竟会不会降价?近日采访了不少行业人士,大家的说法不一,一部分人认为价格不会降,理由是真正的品牌受市场因素影响较小,坚持不降价是为了维护品牌形象;而另一部分人则认为按照目前的形势,服装企业有必要警惕通缩来临的可能性。 尽管大家各执一词,但从在商场看到的情况来看,不少品牌确实是在打折促销,而且力度前所未有。据相关媒体调查,近三个月以来,北京的专业服装商场销售额已下降了5%至15%。而据相关知情人士反映,在服装批发市场林立的株洲,市场销售与往年相比也下降了不少。刘云强甚至大呼他们的产品销售同比下降了一半。 种种迹象表明,目前,服装零售市场已经受到了消费者信心不足的很大影响,“基层消费有恐惧心理,大家不敢乱花钱。”刘云强表示。 产品卖不出去,直接的后果便是造成企业的大量库存。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恶性循环。据了解,高价库存给青藏绒带来了严重的困扰。以往这个时候正是青藏绒做来年规划、给渠道商积极备货新品的准备阶段,但现在计划完全被打乱了,任何一个决策都可能要反复几个来回,弄得有些瞻前顾后,前怕狼后怕虎的味道。 品牌管理专家史永翔告诫说,对于中小企业而言,一定要注意库存的比例,正常的库存都会给服装企业带来压力,如果这些库存还背负着高价冲击现有低价新产品线的包袱,那很可能会成为压垮企业的一根稻草。 抓住现金流“逃命” 除了担忧“通缩”外,商家在此时心理脆弱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现在面临年关,明年元月份就是很多企业还贷的期限,在现时经济不景气、市场消费低迷的情况下,“年关难过”是欠债企业的普遍心态。 “眼下来看,现金流就是我们的生命线,株洲现在还没有因经济低迷倒闭的企业,但这个年关弄得不好,缺现金流严重的企业就可能死掉几家。”刘云强说。 从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很多企业在年关前的两个月里采取了非常保守的经济决策方式:节省开支,压缩战线,以平稳度过年关。 为保现金流,青藏绒采取了库存大甩卖的“激进”方式,甚至以低于成本价在自营店里洗货。“我是提前亏,降低库存,快速逃,逃出来就是命。”在现实情况下,刘云强显得有点孤注一掷。 有业内人士认为,从目前的经济形势分析,我们有必要警惕珠三角中小企业的倒闭潮负面效应向内地蔓延,尽管湖南、重庆等中西部地区的服装企业在过去的一年里受到的直接冲击似乎要小很多,但经济的延后效应我们不能忽视。在这种背景下,经济学家郎咸平也出来告诫企业:企业过冬的方式就是抓紧现金流。 针对企业的恐慌心理,史永翔认为,不必要这么悲观,在年关甩卖库存或许也是一种获取现金流减轻压力的手段,而关键的是商家的心理因素要稳定,如果心理先垮了,在商战中是致命的。

怎样开通微商城
河北癫痫病医院
小程序公众号

猜你喜欢